民国南京1927-1949:夫子庙

- 编辑:admin -

民国南京1927-1949:夫子庙

中国人向有“北有天桥,南有夫子庙”之说,夫子庙是南京悠久历史的市集,集历史、宗教、建筑、文化、艺术、民俗、饮食、商业于一体。政治上有改朝换代,权力有起起伏伏,但夫子庙的繁华却是超越时代的,彷彿是向往繁华的永恒人性的象征,更有甚者,即使北京的天桥已完然没落的今日,夫子庙却是一年比一年光彩夺目,秦淮河畔的盛景较之当年,毫不逊色。

夫子庙为供奉至圣先师孔子的庙宇,始建于宋朝景佑元年,由东晋学宫扩建而成,历次毁坏又重建,明清时期,秦淮地区以江南贡院为核心,每年数以万计的考生前来求取功名,热闹非凡,各种旅馆、餐饮、青楼妓院林立,秦淮两岸遂成繁华之地“桨声灯影连十里,歌女花船戏浊波”。此外,夫子庙地区的乌衣巷、朱雀街等地原为名门府第,历史上曾产生脍炙人口的诗句。这样一个充满了朝代兴衰轶事,考场得失的欣悦沮丧以及凄清的青楼传说的繁华之地,无疑充满了无限的魅力。

夫子庙灯会

1948年春节,夫子庙灯会。夫子庙是供奉及祭祀中国古代大教育家孔子的庙宇,全称为“大成至圣先师文王庙”。南京夫子庙位于秦淮河北岸贡院街,始建于宋朝景佑元年,由东晋学宫扩建而成,后因战乱,历次毁坏又重建。明清时期,秦淮地区以当时最大规模的考场江南贡院为核心,每年数以万计的学子来此地求取功名,因此各种满足衣食住行的行业随之兴起,秦淮遂为明清繁华之地,各地考生带来地方特色的餐饮、手工技艺、戏曲,同时青楼妓院的生意也随之兴起,秦淮河上“浆声灯影连十里、歌女花船戏浊波”。因此,夫子庙地区所包含的夫子庙、学宫和贡院三大建筑群,区内的繁华景象一直延续到民国时代。此外,夫子庙的秦淮风味小吃也是全国四大小吃群之一,传统风味小吃不下两百种,魁光阁的五香茶叶蛋、永和园的蟹壳黄烧饼、奇芳阁的麻油乾丝等被为“秦淮八绝”,而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晚晴楼和状元楼则是长年高朋满座。

欢迎到夫子庙游玩

1948年春节,前往夫子庙的南京公共汽车,售票人员背着袋子为游客服务。六朝时代,夫子庙地区的乌衣巷、朱雀街、桃叶渡等地,均为名门府第。其乌衣巷位于夫子庙西南仅数十米处,是一条狭小的巷子,原来却是东晋名相王导,谢安的官邸,因王谢子弟喜着乌衣而得名,唐代大诗人游乌衣巷,大叹大家族兴衰之余,留下脍炙人口的诗句:“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,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。后代文人反覆引述时,也使乌衣巷声名大噪。

公共汽车站

1948年春节,夫子庙公共汽车站。灯会期间,白天多为外地游人,晚间则涌入大批的本市市民,摩肩接踵,热闹非凡。

春在秦淮两岸边

1948年春节,夫子庙市集熙来攘往,游人如织。古典戏剧《桃花扇》描写秦淮河畔:“梨花似雪草如烟,春在秦淮两岸边,一带妆楼临水盖,家家粉影照婵娟”这是一出刻画南明兴亡的历史剧,以明末复社名士侯方域与秦淮名妓李香君的爱情故事为线索,反映大时代中人性的善恶,其中秦淮河畔迷醉对照家国之沦亡,感人肺腑。

如梦似幻的灯笼

小贩叫卖着各式各样的灯笼。灯饰是秦淮河的盛景之一,明代盛行灯船,穿行河上的船无论大小,均悬挂着彩灯,凡游秦淮河必乘灯船,只见夜里彩灯穿行于楼宇之间,如梦似幻,令人流连忘返。

传统工艺的汇集

几个扎成鱼头状的彩灯。夫子庙的传统民俗工艺包括了陶塑、剪纸、中国结等,灯会吸引人之处在于各工匠师傅提供各种造型与颜色的彩灯,争妍斗艳,也令观者赏心悦目。

传统的明清建筑

1948年的夫子庙,前方可见传统明清建筑,对照著四处悬挂的彩灯,堪为充满古意的街景。1985年以后,夫子庙地区重建以夫子庙为中心,秦淮河为纽带,包括瞻园、夫子庙、白鹭洲、中华门、以及桃叶渡至镇淮桥一带的秦淮水上游船和沿河景观皆重新规划,许多商店、小吃店门面都改建成明清风格,以恢复传统的繁荣景象。

灯展与灯市

1948年夫子庙灯会,传统春节灯会只集中在夫子庙内外有限的空间,到了今天灯会已经扩展到秦淮风光沿线的大成殿、吴敬梓故居、王谢古居、中华门城堡、瞻园、江南贡院、白鹭洲公园等七大景区,形成灯展、灯市、灯景并存的一片灯洋,至于各种参单位绞尽脑汁,堆出各种花灯的主题,制造万般惊叹的效果,甚至采用现代激光、声控的技术,更不在话下。

老百姓的赶集

一名小贩提着灯笼沿街叫卖,灯笼造型较为简单,应是南京近郊农民利用农闲制作而成,利用元宵节来城市里赚点钱。

朱自清的秦淮艳梦

著名散文家朱自清形容秦淮河的夜景时写道:“秦淮河的水是碧阴阴的;看起来厚而不腻,或者是六朝金粉所凝么?我们初上船的时候,天色还未断黑,那漾漾的柔波是这样的恬静,委婉,使我们一面有水阔天空之想,一面又憧憬着纸醉金迷之境了。等到灯火明时,阴阴的变为沉沉了:黯淡的水光,像梦一般;那偶然闪烁著的光芒,就是梦的眼睛了。”“夜幕垂垂地下来时,大小船上都点起灯火。从两重玻璃映出那反射着的黄黄的散光,反晕出一片朦胧的烟雾;透过这烟霭,在黯黯的水波裡,又逗起缕缕的明漪。在这薄霭和明漪里,听着那悠然的间歇的桨声,谁能不被引入他的美梦去呢?只愁梦太多了,这些大小船儿如何载得起呀?我们这时模模糊糊的谈着明末的秦淮河的艳迹,如《桃花扇》及《板桥杂记》所载的。我们真神往了。我们仿佛亲见那时华灯映水,画舫凌波的光景了……”

舞狮彩灯

夫子庙灯会上制作的舞狮有着卡通化的喜剧造型,尽管舞起来缺乏雄赳赳的气派,却逗趣十足,设计者也算是别出心裁。

古老的扎灯手艺

一家彩灯商贩在角落桌椅扎彩灯,这是一项传统民俗工艺,过去农民多能掌握这项技能,利用农闲扎彩灯送到城市贩卖,不过造型精致、体积大的彩灯却需要高超的工艺,只有专门的工匠师傅才有制作的本事。这张照片纪录了商贩扎彩灯的工作情形,十分珍贵。

鸟市场的兴旺

鸟贩在店里展示各种珍贵的鸟类,供顾客选择。尽管在民俗休闲活动,南京不似北京存在一个遛鸟文化,但养鸟、赏鸟亦众,夫子庙一带就有多家鸟店,供爱好者挑选。

游乐场的人潮

夫子庙灯会上奇珍异兽展示场,上面打出广告画“南洋新到动物团金花大蟒”,以招揽客人。游客只要付钱买票就可满足好奇心。说来巧合,这类似巨蟒怪物,或天生畸形的兽类,或甚畸形人招揽客人买票观看的戏法中外皆然,而且自古就有,多半是附随着马戏班游走村落展示,或许利用人性的窥视心理牟利,是不分东西的。

水仙花店

1948年夫子庙灯会,掷圈圈游戏,这也是常见的园游会游戏,其微妙处在于利用人性中接受挑战与冒险一搏的心理。如果商家将这些物品直接销量,可能乏人问津,可是如果加上掷圈圈的游戏,顾客便产生某种“赢”的刺激感,即使落空也会带来惊呼与欢笑,因此顾客看到的并非是礼品的价值,而是付钱购买或得或失的小小刺激,照片中的两位女士打从心里的笑容即说明这种游戏的诱人之处。

鞭炮店

鞭炮店里形形色色的鞭炮,尽管鞭炮的主要成份是火药,无论制作鞭炮或燃放鞭炮均易引发大爆炸或大火灾,造成屋毁人亡的惨烈,但因春节放鞭炮这项传统根深蒂固,尤其破旧除新靠的就是阵阵鞭竹声响,因此尽管鞭炮问题导致惨剧连连,但民国时代,无人敢轻言禁止。

楼上的猎影

明清的建筑群遍布此区,包括茶肆、酒楼、店铺等,古色古香,照片中的外地游客特地登上楼房,对下猎影,希望留下夫子庙热闹的灯会回忆。

向往繁华的永恒人性

1948年夫子庙灯会上,几位游客吹起肥皂泡泡,亮晶晶的小圆球飘浮空中,犹如时代的幻影,尽管政治上有改朝换代,但追求热闹繁华似为人性所向,夫子庙五颜六色的光彩是超越时代的。尽管1949年以后30年间,受历史环境所限,夫子庙曾呈没落之势,但80年代中期以后,夫子庙的整建工程加速进行,2000年以后夫子庙商业区的容貌更是大放异彩,成了南京旅游界的一颗明珠。